限制级婚宠:娇妻欠管教by夜如画在线全文阅读

第6章 无奈下厨

白茵捂着眼将头转向一边,不去看沾满血迹的地方,脸色变得苍白,身子摇摇晃晃的,似乎要倒下去了一般。

她有晕血症。

齐昱凡快步上前扶住她,“妈,我先扶你出去。”

说罢便在转身走出厨房,却还留下了一句话,“林嫂,你去包扎一下。”

林嫂看了顾悠然一眼,有些难为情,“少夫人,这……”

“没事,你先去包扎,我来收拾就是。

”顾悠然浅浅一笑,先前白茵带自己来厨房时,就已经知道了她的目的,她还将齐昱凡所有爱吃的菜一一说了一遍。

“那我先出去了。

”看了她一眼,林嫂转身离开。

顾悠然无奈耸耸肩,捡起掉在地上的菜刀,清理了厨台上的血迹,再看着满厨台的菜,其实,真不想动手……

并不是厨艺不好,而是她不想把自己的优点展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丫头,你没事吧?”不知何时,齐向天出现在了厨房门口,关心地询问道。

“没,没事。

”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,顾悠然转头看了一眼门口,皱了秀眉,“看到这么多菜,不知道要怎么下手。”

这话的言外之意,齐向天怎会不知?这丫头他可是查了的,身上的发光点多着呢,只是对这桩婚姻不满意,所以全都隐藏着掖着。

齐向天杵着拐杖进了厨房,“林嫂手伤的不轻,白茵身体也不舒服,而家里其他佣人的厨艺还比不上我……还是我这个糟老头子自己动手吧。”

呃?顾悠然有些傻眼了,他这是要亲自下厨?

齐向天放下拐杖,对顾悠然招了招手,“丫头啊,你来替爷爷打下手。”

他这又撸袖子,又拿刀的架势惊得顾悠然急忙打断,“别,爷爷,您年纪大了,还是我来吧,您到客厅休息去。”

齐向天深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算计,嘴角微不可见的扬了扬,这丫头,心肠软得很。

“你会做么?要不,还是我来吧。

”齐向天‘不放心’地看了她一眼。

“会,做熟能吃。

”顾悠然突然俏皮了一下,扶着齐向天就往外走。

可齐向天却打断了,“我就在这里看着吧,你有不会的地方,爷爷好指点指点你。”

顾悠然怔了怔,也不好再说什么,“这样也好。”

“嗯,去吧,我就站在这里站着。

”齐向天拍了拍顾悠然的手,示意她去忙。

顾悠然只好松开齐向天,转身走到厨台前,麻利的动起手来。

说实话让她看着一个腿脚不便的老头子下厨,她还真做不到。

尊老爱幼,照顾老人,可是我大中华的优良传统呢。

蜀香鸡,肉末海参,焖酥鱼,这几道菜都是齐昱凡喜欢吃的,而这几道菜的配菜也准备齐全,只等着下锅。

将每道菜的配菜,以及要用到的作料放到一起,然后顾悠然有条不紊地做着,开火,放锅,倒油,下锅。

齐向天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,她这种熟练的程度哪里还需要人来指教?

嘴边浮现一抹得逞的笑意,自己哪里会下什么厨,刚才会那么做,不过是想逼一逼她,一来看她的善心,二来逼她把自己身上的优点尽可能的展现出来,让齐昱凡知道她的好。

男人啊,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一个贤惠顾家的妻子,而不是取一个一无是处的花瓶,摆在家里占地方不说,看久了也腻烦。

顾悠然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,齐向天在门口看的笑意连连,这个孙XF儿越看越喜欢。

“爷爷……”

“嘘!”

走到齐向天身边,齐昱凡刚一出声就被他打断,眼神示意他向厨房内看。

厨房内,顾悠然如鱼得水,动作熟练得不能再熟练,齐昱凡微不可见的扬了扬眉梢,没想到她倒是还有一手。

此时,顾悠然正翻着锅铲,有条有序的放着调料,翻炒一会儿后关火,拿盘将菜起锅,一道香味四溢的蜀香鸡出锅。

洗锅,开火,放油,顾悠然又有条不紊的继续下一道菜,对于出现在厨房的齐昱凡丝毫没有察觉,而且似乎也忘了厨房内的齐向天。

“你看看,这丫头多好,比顾欣然可好多了。

”齐向天小声说道,眼底带着笑意。

齐昱凡脸上划过一抹怪异的神色,看了一眼自家爷爷没做声。

“别被猪油蒙了心,这段时间好好跟她相处,你会喜欢上她的。

”齐向天用胳膊碰了一下自己孙子,“去,把菜端到桌上去。”

虽有些不情愿,但齐昱凡走了过去。

“爷爷,你不用帮忙,我来就……”顾悠然拿着锅铲转过身,当看清楚是齐昱凡时,笑容僵了片刻,随即收敛了笑意,“小心一些,别端倒了。”

话音一落,没再多看齐昱凡,转过身继续手中的活。

这前后反差的语气……齐昱凡不悦地看了她一眼,端着盘子走了出去。

看着两人的交流,齐向天无奈地摇了摇头,现在两人都对对方不满意,看来他这老头子得出点力才行。

当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时,齐昱凡的父亲齐憬觉正好进家门。

“爸。

”齐昱凡立马恭敬地喊了一声。

“嗯。

”玄关处,齐憬觉换了鞋子,看着齐昱凡,原本严肃的脸上带上了几分柔和,“这次救援怎么样?”

“挺顺利,伤了十二个人,没有一人死亡。

”齐昱凡如实回答。

齐憬觉赞赏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,点了点头,“不错。”

被表扬,齐昱凡那似是勾起的唇角,异常勾人心魄,而这一幕刚好落入洗完手出来的顾悠然眼里。

让她不禁有些微怔,齐昱凡长得很俊朗,轮廓刚毅,五官精致,再加上穿着军装,挺拔的身姿配上那勾唇的笑,竟有种摄人心魂的威力。

从晕血症中缓过来的白茵走到齐憬觉的身边,嗔怪地看了他一眼,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,“回家了就别谈工作上的事,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就安安生生的吃顿饭。”

“嗯。

”齐憬觉点头,转身往洗手间走去,却看见了微微失神的顾悠然,淡淡地说了句,“去桌上坐着吧,准备吃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