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冰瑶景云昭免费阅读(浣羽轻纱小说系列)

第6章 深夜相见

“也算不上轻薄,四姐别生气了。

”宁冰瑶稍稍松一口气。

其实她医术精湛,这药有没有问题,一看便知,四姐倒不用这样防备。

宁瑾瑜冷声道,“四妹,你也不必如此说话,世子的为人,我很清楚。

如今我们兄妹三人要为父守孝,婚嫁之事,暂不必提,你也收一收性子,我看着五妹就稳重了许多,你也学着些。”

宁清玥巴不得宁瑾瑜不再提跟上官俊楚的婚事呢,听这话温顺应了,没再多说。

宁冰瑶此时的气息才平稳下来,却感觉景云昭的气息仿佛无处不在,侵扰着她,让她难以安心。

要改变平昭王府命定的结局,要么景云昭死,要么让他网开一面,哪一个更难做到?

她再一次看向宁清玥,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四姐甘心相嫁呢?

守灵需要三天时间,宁瑾瑜兄妹三人也不能三天三夜不睡觉,即轮流着守灵。

头两天是宁瑾瑜和宁清玥守灵,第三天宁冰瑶的身体好些了,换她守灵,待天明,宁鸿达就要入敛了。

一身孝服的宁冰瑶更显苍白瘦弱,跪坐在灵堂上,不时往火盆里添些纸钱,气氛有些阴森。

但她不怕。

重生一世的人,还有什么可怕的。

烛火忽然一暗,身后有人靠近。

宁冰瑶猛地回头,惊愕道:“你……你如何进来的?”

竟是景云昭,平昭王府守卫很严的,他竟能来去自如!

且看他这意图,分明就是冲着她来的,不妙。

“看看你,”景云昭在宁冰瑶身侧蹲下来,“药可用了?”

宁冰瑶心里慌的厉害:就为了这件事吗?

还是借口?

“我在问你话。

”景云昭一扳宁冰瑶的下巴,“看着我。”

“登徒子,放开!”宁冰瑶一巴掌打掉景云昭的手,表情严厉。

景云昭眼神玩味:“性子真是烈,果然虎父无犬女。”

他一提及宁鸿达,宁冰瑶心中登时不安起来:“你想怎样?我父王已经过世了,不管你跟他有何恩怨,都已尘归尘,土归土,你难道还要……”

惊觉自己失言,宁冰瑶脸色泛了青。

“恩怨?”景云昭神情变的危险,掐住宁冰瑶的肩膀,“你这话何意?平昭王过世后,你看到我的神情就不对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宁冰瑶痛的皱眉:“你、你放开!我、我只是随口一说,哪有什么事!”

自己这样不行!

总是想着上一世的事,无法坦然面对景云昭,即使他现在还不会杀光王府上下,也一定会起疑心。

不过,景云昭伪装的也真是好,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,只字不提,在他自己说出来之前,竟无一人怀疑。

若他知道,自己已洞悉他前太子的身份,定会杀自己灭口。

所以,要冷静,要想办法,尽量化解跟他之间的仇怨才行——因目前来说,杀了他,太不现实。

也太不应该。

“有,一定有!”景云昭眼神渐怒,抓着宁冰瑶不放,“因为宁清玥,是不是?”

宁清玥一直不愿意嫁给他,他很清楚,且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,因他对她,也无感。

至于宁冰瑶,因男女有别,地位有别,他只有几次匆匆一瞥时,看到她,昨日在这灵堂上,是第一次,仔仔细细地看清了她。

我见犹怜。

仿佛很多年前,他们就已经彼此熟悉,她才是他想要的女人。

然而让他介怀的,是她对他的态度,不问清楚,他不会痛快。

“你既然知道我四姐对你无意,为何不与她解除婚约?大丈夫何患无妻,我四姐被迫嫁给你,你们也不会幸福的。

”宁冰瑶干脆顺着景云昭的话说。

四姐态度那样坚决,要她甘心相嫁,恐怕不可能,若是上一世的事再次发生,自己将无力改变。

或许不要再跟景云昭有什么牵扯,会更好一点。

上一世临死之前,宁芊茹已说了,父王是被利用、被欺骗的,只要她查明这一点,相信景云昭是不会滥杀无辜的。

“果然,”景云昭此时自是不怀疑,冷笑,“你对宁清玥,倒真是维护。”

不但替宁清玥挨下一巴掌,还要将他一军,解除婚约,她这样在意旁人,他更加恼怒。

即使是她的亲人,是女人,也不行。

“我承认我四姐是不对,她不应该嫌贫爱富,可女人倚仗的,就是夫君能信任自己,疼惜自己,为自己遮风挡雨,而不是欺骗利用,甚至是伤害……”宁冰瑶哆嗦着,恨不能给自己一耳光。

不是要冷静的吗,怎么又想起上一世的事?

其实也难怪,她刚刚重生为人,上一世的事如同梦魇,父王的过世又给她沉重打击,哪这么容易摆脱。

景云昭冷冷道:“你如何知道,我会欺骗利用,甚至伤害自己的女人?”

她说的话,很多都透着诡异,他完全听不懂,却知道另有内情。

她不过是十五岁的闺中女,怎的眼神中经常透出看透一切的沧桑悲凉,究竟经历过什么?

“我是说个比方,”宁冰瑶定定神,“世子如此男儿,何必愁无知心人相伴,为何定要娶我四姐?”

“若非家母之命,你以为我会稀罕宁清玥?”景云昭眼神轻蔑,“承远侯府虽比不过平昭王府,我上官俊楚却从不对任何女人,卑躬屈膝!”

宁冰瑶有些发怔。

他叫自己“上官俊楚”倒是真顺口,竟似完全认可这个身份一样。

话说回来,莫非侯夫人并不知道他不同寻常的身份吗?

否则为何定要他保住与四姐的亲事,而他居然会听从?

如果只是为了利用大哥,好似有些说不过去。

她总觉得这些事情仿佛一段一段,有一个关键点没有连起来,所以处处显得不对。

是什么呢?

“宁冰瑶,你到底隐瞒了什么事?”景云昭盯着宁冰瑶的眼睛,忽然发觉眼前开始变的模糊,心道不妙。

近年他忽的多了样顽疾:时常会因为头晕而昏厥,醒来后必定头痛上一天一夜,求死不能。

若刚好被仇人遇上,亦或被人知道他有这样的顽疾,后果难料。

他起身就要走。

“我……”宁冰瑶才想着如何搪塞过去,却见他问完话就走人,呆了一呆:这就走了?

这一念头才起,就见他往前倒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