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(苏熙华萧繁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)&盛夏嬉鱼

时间:2020-10-17 11:53:22    作者:盛夏嬉鱼    来源:QMY

小说简介:小说免费阅读之苏熙华萧繁的小说是将军的仵作小闲妻,小说作者是(盛夏嬉鱼),(盛夏嬉鱼)笔下关于苏熙华萧繁的故事情节非常感人,一起来看看吧:前世,她是赫赫有名的寡王法医,省内刑侦机关法医鉴定一把手,破疑难杂案无数,平不白之...

(苏熙华萧繁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)&盛夏嬉鱼

《将军的仵作小闲妻》第11章 立个契书

  萧繁很帅!

  这点就是苏熙华吐槽也无法否认的事实,可之前的认知总比不过美色进入眼中,形成的强烈撞击,那实在让人晃神。

  看着看着,苏熙华脸红了。

  萧繁多利的眼睛,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这点,嘴角瞬间勾起。

  “苏小姐这模样……”

  从美色中迅速脱离,苏熙华警惕:“我的模样怎么了?”

  萧繁凑到她的耳边,低声说:“可是会让萧某误会的。”

  误,误会?

  带着磁性的低沉嗓音响在耳侧,苏熙华的心“砰砰”跳快了几分,张口结舌的半天说不出话。

  “你,你……”

  萧繁瞧着,再忍不住大声笑起,就在苏熙华快要恼火时,他倏地收住,认真地说:“我想与你做个交易。”

  苏熙华微愣,指着自己说:“和我?”

  以萧繁的身份,能和她谈什么交易?

  心里几番思绪转过,苏熙华得了萧繁的肯定后,面上淡然地问:“你要和我做什么交易?丑话说在前头,对我没好处,我可不会答应。”

  萧繁笑:“安心,此事对你只有好处,不过得换个地方谈。”

  怀着狐疑,苏熙华带着萧繁去了自己房间。

  “什么事直说吧。”

  鉴于苏熙华的开门见山,萧繁也利落地表达了意思:“我需要个未婚妻。”

  苏熙华眼睛微眯,不用问就知道了重点:“你想让我做你的未婚妻?”

  萧繁颔首,报出了几个重点:“出身头脑长相,你都适合。”

  出身头脑长相?

  苏熙华的脑子顺着萧繁的话转了一圈:“你是需要个挡箭牌。”

  挡箭牌和未婚妻可不同。

  萧繁笑笑:“你做得到。”

  苏熙华对此的反应是一个白眼:“我很惜命的。”

  能让萧繁都要找个未婚妻做挡箭牌,这背后肯定有很重要的事。

  “你没答应,怎知做我的未婚妻就能丢命?”

  苏熙华盯着萧繁说:“你是对自己的地位没数么?”

  萧繁眉心微皱,强调说:“还叫我萧将军?”

  苏熙华:“……”

  这人关注的点怎么那么不同呢?

  半晌的寂静后,苏熙华叹气:“萧将军,我是不知你为何要盯上我,但这个未婚妻……”

  我是真做不得。

  她话没说完,萧繁就掏出了腰牌在她面前晃,没几下,苏熙华心里发虚。

  “你,你晃腰牌作甚?”

  萧繁:“给某人做个提醒。”

  苏熙华:不就是拿腰牌骗了三姨娘么,有什么大不了的!

  怒从心中起,她“啪”地拍着扶手起身:“不就是未婚妻么,做就做,不过这个条件我们得好好谈。”

  反正骗三姨娘的话都露馅了,她多一个萧繁做未婚夫不亏。

  思及以后的打算,苏熙华和萧繁就条件好好谈了一遍,最后各退一步,定了三个条件。

  第一,苏熙华日后要做生意,在不损害萧繁利益的情况下,萧繁要全力帮她,反之萧繁有事,苏熙华亦然。

  第二,未婚夫妻只是掩饰,事情结束立刻解除。

  第三,以前两条为主,两人的关系可延续到正式夫妻,从拜堂算起,三年后同样解除。

  为了确保无误,苏熙华唤樱桃拿来文房四宝:“立个契书,一式两份,我们一人一份。”

  萧繁眼中闪过深思,片刻后颔首:“可。”

  契书写下,二人分别签下名字,按上手印,各自收起后,苏熙华勾起了嘴角。

  “萧将军,合作愉快。”

  萧繁不太懂她话里的意思,但却顺着重复了句:“合作愉快。”

  就这样多出了个优秀的“未婚夫”,苏熙华瞅了几眼,恍惚的同时扯着萧繁就往三姨娘那儿跑。

  “我二叔被打的事不提,先和我娘说我俩的事……”

  叮嘱了一路,苏熙华在看见三姨娘时瞬间乖巧:“娘,我带萧繁来见您了。”

  三姨娘今日没做绣活,她在作画。

  听到苏熙华的话她还有些发愣,反应过后立刻起身:“快快,快坐下。”

  萧繁被推了下背,脑海里还闪着刚刚苏熙华的乖巧模样,真意外,还以为苏熙华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。

  按下思绪,萧繁喊了声:“伯母。”

  三姨娘顿了顿,喜笑颜开地应声:“哎,坐,坐,上茶拿点心。”

  一边的苏熙华心里吃味,这才头次见就如此招呼,次数多了还得了?

  不知为何,苏熙华莫名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。

  陪了三姨娘快一个时辰,两人双双被赶出院子。

  三姨娘说:“在我这儿蹉跎作甚?出去走走才正经。”

  院门口,“不正经”的苏熙华和萧繁对视片刻,轻哼了声:“萧将军是忙人,快回刑部去吧。”

  苏庆城受伤,她还得去瞧瞧,免得乱说话。

  萧繁双手负背跟上:“刑部近来无事。”

  “哦?”苏熙华停脚,故意刺他,“好像有人曾说过,刑部多的是那什么来着?”

  “尸体。”

  萧繁接过话,平静的模样愣是让苏熙华说不出话,想了想撇嘴往前。

  “我要去看我二叔。”

  啧,这男人还真让人意外。

  “我陪你。”

  “随你咯。”

  许是在萧繁面前暴露的东西太多,苏熙华对着他十分轻松,这份轻松转变到举止上,就是理直气壮。

  说什么,做什么都是理直气壮。

  苏庆城的伤口已被处理过,两人到时已经睡着了。

  苏熙华喊过婢女问了几句,确认没问题后就将萧繁送到府门口:“不送了,再见。”

  萧繁微微一笑,问道:“有兴趣到刑部走一趟么?”

  眼睛轻眯,苏熙华警惕地打量他:“我去刑部作甚?”

  “昨日来了具尸体。”

  萧繁的语气很缓,缓的苏熙华心里捉急。

  “干脆点行么?”

  萧繁掸掸袖子:“来了具被割喉的尸体,刑部的仵作验不出凶器。”

  “验不出凶器?”苏熙华的兴趣瞬间被挑起,也不管先前还在反问,抓住萧繁的手就说,“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  “可。”

  萧繁吹了声口哨,一匹马快速奔来。

  “来。”

  萧繁翻身上马,对着苏熙华伸出了手,既已变了身份,这带人的方式自也变得温和。

  骏马从街头奔过,很快就到了刑部门口,苏熙华稳稳落地,拔脚就往地牢里跑。

  有萧繁在后,一路都无人拦她。

  地牢最深处,萧繁指着一块白布:“下面便是我说的那具尸体。”

将军的仵作小闲妻小说
猜你喜欢